出版学术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 
  出版学术网文章辑览 → 正文

探索精灵——王建辉与书评
(2005-10-10 8:22:12)
出版与近代文明

  王建辉著 河南大学出版社  2006.4
  《出版与近代文明》是作者的近代出版史论专著。本书既有学术大视野下的宏观研究,也有近代出版史的微观研究。
  河南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营销部
  联系电话:0378-2825001

伍杰
  王建辉,1957年生,编审,历史学博士,现任长江出版集团董事长。曾任湖北人民出版社副总编辑,湖北省新闻出版局副局长。从1982年起从事出版工作,曾获全国首届优秀中青年编辑、百佳出版工作者称号。他不仅编辑了一批很有影响的优秀图书,是出色的编辑家,还著有《新编辑观的追求》、《名流随笔》、《文化的商务》、《王建辉自选集》等书,而且对书评情有独钟,出版了《书评散论》、《人在书旅》、《思想的背影》(书评文录)等书,在书评领域里很有建树,是一位有实践、有理论,名副其实的书评家。
  王建辉对书评不仅钟情,而且对写书评文字十分勤奋。他2001年2月14日在《思想的背影》后记中说:“我想借这部小书替自己的书评作一个总结,同时因为工作转移需要开辟新的领域,且和曾经守望着的书评家园作一世纪性的短别,虽曰暂别情却依依,依依。”可谓无限依恋,情感炽烈,他多么怀念曾守望过的书评。他在这一方园地里,耕耘不歇,十多年时间,写了书评文章138篇,其中书评理论文章58篇,评书实践文字80篇;评书86种(套)。从数量上讲,可谓多产,质量和内容也不愧当今。
  王建辉的书评理论,是从充实完善书评学的角度提出来的。新时期的书评理论构建,是上世纪80年代初提出的。1985年5月15日中宣部出版局在济南召开全国书评工作会议,会上提出“书评需要加强理论建设”,“书评是一门科学,应该有自己自成体系的理论”,要写出“《中国书评史》、《书评概论》、《书评家》”,“要把书评理论不断推向前进”。此后,许多有志于书评的学者积极投入书评理论研究,而且不久就出了一批成果。1989年12月安徽大学徐召勋出版了《书评与书评学》,1993年12月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总编辑徐柏容出版了《书评学》,1994年8月北京大学孟昭晋出版了《书评概论》,1994年10月徐召勋又出版了《书评学概论》。这几本书评学专著,从不同角度,对书评这门科学进行了系统阐述。这一时期,王建辉出版的《书评散论》,实际是形散神聚,聚在一个“学”字上,也称得上是一本书评学专著。
  王建辉有丰厚的编辑经验,对书有深切的了解,大量的书评实践,使他对书评有足够的思考余地,在实践中形成了他对书评理论的构思,因此,他的书评理论与前面几位先生的书评学论述相比,虽有许多共同的内容,但是,他有许多与人不同的见解,在某些方面,可谓独树一帜,自成一家,自成体系。
  王建辉的开篇是《书评是一门科学》,后来又补写了一篇《书评学理论框架的若干思考》。这两篇文章相融,便是王建辉思索的书评学从指导原则到具体内容及如何操刀的整体结构。前一篇文章是从学理上阐述为什么是一门科学;“书评是一门严肃的科学。书评服膺于科学,充满科学精神,有自己的科学规律,严格的科学性是书评第一位的东西”。说书评是独立存在的对图书评论的学科,它有自己的独特规律。还说“其本身的规律和内涵将包括书评的本质特征,社会功能、鉴赏理论”。他讲到书评科学的内容:要从“本体论、认识论、方法论”来考虑,包括“批评的职能、原则、态度、任务、标准,批评家的素质修养、理论准备、思维方式和批评个性,方法论、书评史、中外书评比较、批评模式、文体意识”等。王建辉在第二篇文章中,不是阐述书评学的具体内容,而是将这个“学”字,从理论上提升,要用哲学方法论研究书评学理论体系,更俱理论色彩,这样使书评学理论体系毫不逊色于其他学科的理论。他还特别提出“我们需要实践性很强的书评学”。强调书评实践,实践出真知。这是很有见地的。
  王建辉有一组文章是对书评的宏观论述,是他书评科学的第一站,强调书评的社会意义、职能、作用。他在《书评是一种社会活动》中,强调书评应有定向思维,要从“书评面向大众,面向全社会”等七个方面来考虑,指出书评要重视社会功能,“一方面它不受一定时空维度内的社会规范的制约,另一方面它对社会风气社会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又具有很大的能动影响力。因此,书评也就不能不考虑适应社会需要又不能迎合一切需要,复杂的社会因素有时会形成某种短暂的社会现象,产生某种并不健康的一时的需要,书评作者对这种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去迎合,不去推波助澜,这也是书评作者的社会责任。总之,书评作者必须了解社会、了解时代,明确书评与社会、书评与时代的关系,懂得书评的重大的社会意义”。与此同时,他还在《书评的职能》一文中,将书评的功能更加具体化了:书评作者应对作品通过欣赏,进行批评,再作出判断,判断其价值,即“作品的思想内涵,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使评论起到指导阅读和欣赏,指导创作和研究,帮助文化发展和积累的作用。他将书评归结为有五种功能:“教育功能、认识功能、审美功能、积淀功能,此外还有信息传播功能”。他对书评社会功能的论述是很恰当而中肯的。
  王建辉论述书评的社会功能时,思路敏锐、视野开阔,不封闭于一说,而是将思维的触角,延伸扩展到诸多方面,使他的论说更多彩丰盈。他断定书评是高于原作的再创造,给予书评更大的使命;不惟在量上拓宽原著观点的思维时空,学术视野,更重要的是在质上开掘出原作未曾揭示的更新,更深的意蕴,是对原作的丰富与提高,所以,是一种再创造。因此,它必须实事求是,追求真理,即忠于原作,又高于原作,发扬出原作的真实价值。这就要求书评作者有勇气,敢于批评,敢于说真话,敢于探索,敢于提出新思想、新观念。他还认为书评是一门艺术,一种运动着的审美,是对美的追求,是按照美的规律进行创造,要求文体形式的美,风格的美,文笔的美。这里他开创性地将书评纳入到美学的范畴。他认为书评是一种社会文化,书评文化是出版文化的发展,是社会主义的文化。这种书评文化必须得到社会和读者的认同。因此,书评必须雅俗兼备;要高雅,雅得有深度,使文化人乐于接受;要通俗,俗得可亲可爱,是大众喜爱的俗;不是庸俗。他强调书评要有个性,一方面,书评是自由的,要尊重、体现、贯彻学术自由,允许批评,也允许反批评。另一方面,书评要反叛传统的模式,不趋时,不模仿,不媚俗,维护自我,保持本色,有自己的风格。
  王建辉的书评理论文章中,有不少篇章是从自己的亲身体会中善意地告诉书评作者如何写好书评。他认为书评的必备条件,“首先要认真读书,读书是评论的必要准备,真理追求前的思想准备,美学追求前的艺术准备。”“书评是阅读过程中的发现,是读书基础上的创作。”在读书中,从整体上把握作品,深切了解作品的内涵、容量、要旨、精华及缺陷。不仅是读好要评的一本书,要读有关的万卷书,读百科书。读书是为了评书。评书要先评人,“写出一个大写的人字”。要把探究的眼光先投射到人身上,即原著的作者身上。评书要研究书,更要研究人,研究作者,将书和人结合起来。《评书要注意针对性》,要了解图书行情,了解社会实际,选择不同的作品,针对不同层次的读者,选择不同的写作角度与方法,进行评论。评书“贵有识”,“识”即眼光、识“货”,遵守存在第一性的原则,不搞唯心论,实事求是,识别优秀图书的真正价值,内在精华,富有价值的思想见解和缺陷,“给作者指出摆脱缺陷的路径”,给读者指出避免缺陷的办法。书评要教读者以“点金术”,书评者要把自己思考的成果贡献出来,给读者以启发,使之发挥认识的主动性和能动性,帮助读者改变消极的阅读心理,启发读者产生创造思维,能提出学术观点、价值判断、思维方式等方面的问题。书评要“多一点片面的深刻”,不求全,求从一个角度,一个方面,扣住一点,深入发掘其真正的价值,求其深刻。书评要善于抒情,“物生情,情生文,情愈烈而感人愈深”。说理与抒情是可能紧密结合的。书评“贵在有真情实感。采用抒情笔调的书评正是用颇有文采的抒情文字张扬了这一真情实感,是书评家把自己阅读作品时的感受和心理活动加以抒情的生动的描述,使书评增添感情色彩,蕴藏巨大的感情力量和艺术感染力。”书评要“妙用”“闲笔”,用闲笔是一种高妙的写作技巧,有时能使文章妙趣横生,所谓闲笔是“信手拈来顺带牵扯的轶闻轶事,随时而发的一点议论与感兴”。用闲笔能起到“形散而神不散的奇效”,形散是放得开,神不散则是主体集中。闲笔可以深化主题。他还说好书评要有好的标题,要有好的开头和结尾。
  王建辉比较重视书评的方法,他在《书评方法论》、《分与合:文集与小丛书的评论方法》、《比较与评述:对一类书的评论》等文中,比较系统地讲了评书的方法问题。他认为“就书评而言,对于书评对象和主体来说,方法仅仅是个中介。”书评家运用的方法,应对书评的鉴赏、认识及创造起促进作用。方法因所评对象不同而异。“创作和著述是丰富多彩的,批评方法也理应是丰富多彩的”。因所评对象不同而寻找最佳的方法。评书要有“历史的”批评的方法,用历史的眼光,评出其历来得失。评书要用“比较的方法”,用比较阐明各种著述的特殊性和统一性。用“客体评论与主体评论”的方法,主体是评者,客体是著作,用自己的思维对客体进行多面阐述。用“阐释的批评与创造的批评”方法等。对文集和小丛书,适合于用分与合的评论方法,既有整体评论,也有局部评论,逐篇地评。对一类书,最好用比较评论。评书的方法,只是手段,目的在于揭示主体所感知的客体的真善美。
  王建辉还对书评种类进行了总的和分类的论述。他在《书评体式》中将书评体裁形式分为四类:一类是“论述体”,基本特征是论说和描述相结合。书论、序跋、随感等都属此类。二类是“札记随笔体”,随意,轻松活泼。三类是“对话体”,一问一答,交谈式评论。四类是“书信体”,用通信方式评论。此外还有书话体。这仅是就体类而言,如果就内容和形式而说,有学术书评、专业书评、审丑书评、广告书评、电视书评、微型书评等等。他认真地阐述了各类书评的内涵和时代特点。有针对性,也有现实意义。
  王建辉对书评队伍的建设是十分关注的。他有一篇专文《论书评家》,论及了书评家的条件和素质,所论十分恰当。有出色的书评家,才会有出色的书评,出色的书评多,才能推动书评事业的发展。可惜书评家难产,至今中国尚没有一位书评家。他的主要论点是对的,是出于对书评事业的关心。我有一点和他的看法不同。我认为中国是有书评家的,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萧乾、李健吾、李长之等,他们不论在书评理论还是书评实践上,都很有建树,应是很出色的书评家。当前,就以王建辉本人来说,有较为丰富的书评理论,有大量的书评实践,也应是较好的书评家,我这并不是恭维,也并不是吹捧。我只是觉得不能把书评家的门槛定得太苛刻、太玄乎、太理想化。我想应从五方面来考虑论证书评家:有不有较多的书评理论;有不有丰富的书评实践;有不有较多的专业知识和学识;作品有不有相当的影响:有不有已出版的书评著作。当然,这只是一家之言。
  王建辉的书评理论很有特色,很有成就,很有新意,有创见。当代书评理论,需要深化。当代书评是当代思想文化主流意识的重要方面,当代书评是联系出版者、编辑、作者、读者的桥梁,它对读者负责,对作者负责,对出版者负责,对社会负责,对文化和学术的发展负责,对思想文化主流意识的主管部门负责。在这些方面,王建辉都作了很好的论述,我觉得还可以探讨得更深些。
  王建辉的书评实践比较丰富。他的书评体现了编辑本色。编辑俗称杂家,他可能长于某家,但却要有编百家书的本领。他的书评也像编书一样,善评百家书。“善”评书是因为他善读书,读好了百家书,了解百家书,才会评百家书。
  王建辉不创作小说,却能评小说,评了《父亲的寓言》、《瀚海》、《白手绢、黑飘带》三种小说。他在评《白手绢、黑飘带》的文章“纯情的少女与可爱的水兵”中,说它是“心灵小说”,表现了人物的“心灵纯洁和真诚”。转眼之间又评了《中国文化之本源》。前者是纯情少女,后者是两千多年前的《周易》;两者相去十万八千里,时间跨越两千年,门槛跨过好几类。而他都评得头头是道。可见他的学养是多方面的。王建辉是学历史和哲学的,可称行家评书,评《周易》也是驾轻就熟。他认为全书是“近年来易学文化研究中的一部力作”。他概括全书有三大特点:用现代科学技术发展的高度分析,《周易》是一部科学书,它的二分法,就是现代的科学演绎法,有科学逻辑演绎的分,也科学归纳逻辑的合。他赞赏作者“为促进古老的易学文化的现代化做出了可贵的探索”。从这里可以看出王建辉对《周易》的了解。此外,他还评了《杰出物理学家的失误》、《版权法概论》、《巴金书简》等80多种图书,涉及诸多门类、品种。
  史学书评是他的重点,王建辉评了《中日关系简史》、《中国抗日战争史稿》、三部《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两部西方史学史(《西方史学史概要》、《欧洲近代史学史》)、《中外文化交流史》、《比较史学》、《中国改革史》等10种。王建辉面对这些史学著作,能以时代的精神,学者的眼光,比较的方法,认真思索,比较分析,提出自己的看法。1985年出版的《中日关系简史》,是一本最早的开创性著作,他认为要着眼当代来评论,要告诉读者“近代日本侵略对中日关系的损害、对两国人民的损害”,从而“认识到中日友好的重要意义”,促进中日友好。《中国抗日战争史稿》,他认为这是第一部专著,他没有对它全面评价,只是挑了几个敏感的问题;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起点和终点;中国和日本、美国的关系;日本失败的主要原因等进行分析,评论作者在这些问题上的得失,评得颇有新意。对三部《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两部西方史学史,只是互相对比比较,认定他们各自的特色。在比较中突出原著的特点,显现自己的看法,这是水到渠成的评论,是高明的。比较史学是国际上新出现的一门学科,他在研究了比较史学和历史比较的联系与区别之后,认定:“比较史学和历史比较的区别是体系与方法的区别。体系包容着方法,方法体现着体系。比较史学和历史比较均服从于其最高原则:寻找规律,追求通观”。他在研究之后,用自己的语言,评论了两者的联系与区别。对《中外文化交流史》,他肯定是新中国中外文化交流史中一部最有价值的路碑式的著作,最全面也最权威。他指出其问题在于因是单篇文章结集,缺少史的内在联系,弱化了中外文化交流的多维发展。看法比较客观。而且他对原著中第一次提出的文化三层次和深义文化的概念表示有不同看法,他认为三个层次“是不同范畴的概念,广义文化和狭义文化是一对范畴,深义文化似应与浅义文化构成一对范畴,前者是横向的概念,后一对范畴是纵向的概念”。广义义化和狭义文化中都有深义文化的内容,用文化三层次划块块,“势必造成概念的重叠以至混乱”,这种见解是很对的,而且,这种评论的坦诚态度,也令人十分赞许,也表现了评论者的学术修养。对《中国改革史》的评论,泛论较多,比较一般。
  王建辉的书评中,学术含金量最高的,是对文化古籍的评论,它们是《中国生殖文化崇拜论》、《中国古文化的奥秘》、《中国文化之本源》、《楚文艺论集》、《中国行业神崇拜》等。其中尤以《中国生殖文化崇拜论》和《中国古文化的奥秘》评得最好。它们完全是可以单独存在并发表的学术论文。它们有独到的思索,见解新颖,条理清楚,比较系统,比较全面。可以看出生殖文化和古文化的发展脉络。这两篇评论都很有水平。
  王建辉还评了许多其他书,《毛泽东的书法艺术》、《臧克家古典诗歌赏集》、《胡适书评序跋集》、《胡适传》、《新颖的课题》、《神奇美丽的神农架》、《书前书后》、《读书滋味长》等。这些书评,不仅表现了王建辉的书评思想,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表现了王建辉的才气,他评得随意,文思敏捷,文字清新,笔调轻松活泼,言而有物,散而有神,有味道,可咀嚼,很有散文气。这是他评一般书的特色。
  有9本以“十”为名的系列书,王建辉以小识或序的形式写了书评,《中国十状元外传》我曾翻阅过。我认为此书一般,但可以普及有关历史知识,出版是可以的,只是没有特别的价值,可供消遣阅读。王建辉对此类书的评论虽下了一番功夫,但没有特别的成就。
  总观王建辉的书评,书评理论丰富,比书评实践强;书评实践,早期作品比较认真深入,扎实厚重,见解深刻;后期作品比较随意、轻松,散淡了些。他的书评成绩显著,在当代书评家中,他是有思想、有学养、文字出色的佼佼者。
2005年7月21日
(据《中国图书评论》2005年第12期,发表时标题为《王建辉与书评》)
  
ID:1182 发布人: zxf 点击:
【关闭窗口】
出版学术网版权声明
一、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本站保留对未注明本站出处的媒体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二、本站转载的文章,均已注明原出处,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妥之处,敬请指出。
三、本站本着非营利、有益学习和研究的目的,向本站会员免费提供部分电子图书(PDF版)。如有著作权人或出版方提出异议,本站将立即删除,并将该异议通告全体会员,亦请下载的会员承担不予传播和马上删除的义务。
四、本站论坛中会员所发表的帖子、访问者对文章的评论,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由作者本人负责其引起的后果及影响,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 2004 出版学术网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技术支持: [email protected]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