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学术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 
  出版学术网文章辑览 → 正文

二十年社交经验谈
——交际家黄警顽自述

(2006-3-13 14:47:07)
出版与近代文明

  王建辉著 河南大学出版社  2006.4
  《出版与近代文明》是作者的近代出版史论专著。本书既有学术大视野下的宏观研究,也有近代出版史的微观研究。
  河南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营销部
  联系电话:0378-2825001

黄警顽
  交际家这一个名目,现在在社会里无形中已被视为一个颇不高尚的名词;因为曾经许多人都借交际的名义来满足其他的欲望,因此便受了社会人士的怀疑。我在交际场服役了二十多年,甚至有人把交际博士的衔加在我头上。但是誉我者虽然多,毀我者也未必没有(某年曾有某女士等企求不遂,冒某大学生名义,二次致函郭梅尘吴东初二先生诬我行为不端,又大团盛建权领去南洋川资不行,反无理取闹,当众辱骂,幸二君素稔我平日,颇能自爱深信不疑)。
  然而誉我毁我,其实都不会影响到我个人行动的素志。现承良友编者梁先生不弃,坚要我写出自己已往到现在的历史出来。不得已就把已往的生涯,和我在交际场中的经验说一说。
本文作者黄警顽先生
 
  光阴荏苒,转瞬三十六年。个人方面毫没有一点成就。现在只就个人的经历说说,实万不敢自侪于成功者之列。我自己曾写过这样的四句来纪念我自己的已往。而且这四句,也就可见我的无所成就:
我生寒暑三十余,
依然故我劳形役;
萍乎,萍乎,毋笑我!
我生本为驹过隙。
  要叙述我自己已往的生涯,先从我的幼年说起。
  我原籍是上海。顾家弄就是我出生的地方。我的父亲号无咎,是科举出身,但也不曾居过一官半职。从前科举时代的读书人,倘若家里没多大的资产,自己也不屑去钻营来寻个出身,那不消说得只可过着穷苦的生涯,我父亲也就不能逃出例外,一向只是穷苦过活而且他生性正直喜欢去做别人不愿做的事,像损己济人等等,都被常人目为愚者的行为的。因此当时八大怪之中,他是其中的一个。他的超卓不群,于此可见。他虽然是科举出身。治家也很严,但是却没有一般冬烘先生的头脑,他的思想是非常新的,并不是一个顽固守旧的人。我相信倘我们不是如此贫寒,那么我的父亲必能好好地栽培我,不致像现在一般的庸庸碌碌,一无所长。
  我们一共有兄弟三人。我最长,还有两个弟弟,现在他们都成家自立了。我们家里虽然穷苦,物质上虽时时感到困难,但是精神上却很快乐。能够得到这种大大的幸福,于此我不能不感谢那自幼提携我们,直到现在还健在的母亲。她秉性仁慈,一方面襄助我们的父亲,一方面又从劳苦中抚育我们成人。
  我七岁才入塾读书,因为我资质不是很钝,所以塾师常在我父亲前赞许,说我勤恳好学,愿勿阻其志,将来自会有所成就的。在塾三年,即转入西成小学里念书,收费很廉,所以我还能有读书的机会。到了小学毕业之后。父亲以所入仅足糊口,实在无法令我再入中学。当时我心里虽然希望多读点书,但迫于家庭经济的困难,也无可如何!
  话虽如此,心里依然存着读书的希望,因为我仅在小学毕业,就是连小小的专门技术也完全没有,前途自然可虑。而我的父亲,对于未能供我再读书的事也未尝释怀。他天天替我想法子,非常焦急,比我尤甚。有一天他看报章,看见商务印书馆附设书业补习学校创立招生的广告。便立即替我去报名,候期往唐家弄旧厂投考。当时我心里又惊又喜,到时便战战兢兢地把试题考完。当晚回到家里,吃饭睡觉也无心了,只是记挂着今天的考试。好容易熬过了数天,接得该馆来信,招去面试,时主其事者为张菊生蒋维乔陆费伯鸿顾复生诸先生,录取标准除国文算学通顺外,须应对敏捷,态度活泼为绳准。我在那时真很活泼,几位先生都认我很为适宜而且于交际上有几分天才,就此录用了。是时的欢悦,实非现在所能形容。而我的一生交际史也开始在这里,这是一个重要的关键。
  该校的设施,专为养成馆中服务人员而设,所以学科方面都切实用,毕业后,即分派在商务总馆或分馆里服务。是故我当时所学,非常得益。同时该校又另有艺徒补习科之设,造就人才不少。现在新从法国归来的画家颜文梁,及北平女师大文学教授徐祖正,这两位都是当年朝夕相聚的老同学。该校课程原定两年修毕,因我肯用功,天资尚不笨,就特许我年半修完,并首先派往商馆的发行所做学徒。这时我已有十五岁了。
1914年为商务店员之黄氏
 
  学徒之苦,人皆尽知,尤其是在从前时候。稍不如意,便遭叱骂。从早到晚,细琐粗事,做个不了,抹桌洗盏,涤盂扫地等役,便是当时我日常的工作。当时偶有闲暇,即往城隍庙旧书摊上以极低廉的代价来选购新学的书籍,回去细细研读,自己不肯荒废,一面常到青年会及学生会听名人演讲,获益不少,执学徒之役约三年,我即被升为店伙,日惟应接顾客,料理货物等。远胜学徒时期多矣。当时我自觉立身社会,无论何种工作,务须尽力而为,才不至有负于人。故坚立此志,无稍懈怠。当时之经理高凤池先生,以我朴实勤若,由是另眼相看。轮派各部实习。未几又派我往涵芬楼编列书目,及服务于书业商会图书馆。阅事既多,益感自己学力不足。乃于余暇,往晨校夜校等处补习应用科学。又鉴于身体若未能健全,实有碍于一切的发展。因是我又在江苏西洋体育,暑期武术传习所等处习运动及国技等,以期锻炼身体,调和精神。
  我的求学心,一向不稍衰减,我曾暑期内向公司请假,在华南华东各大学校暑期学校选读社会科学多次,至于研究童子军,民众教育入伍生队,及职业指导卫生,教育图书馆学讲习会等,皆曾有我的足迹。
  辛亥革命之役,我觉得汉族的复兴,无论何人,皆有责任,故即弃去本职,投书业商团,于孙总理陈英士黄兴等诸先人之指导下,攻克制造局,光复上海,又邀华侨学生多人,共投北伐先锋队转战于苏鲁各地,越山渡海日日生活于枪林弹雨之中,备尝辛苦。最后革命功成,共和建立,沪军都督便保送我到临时政府及留守府充当宪兵。
  过了年半的宪兵入伍生活,商务印书馆便写信来促我回去,同时我白己觉得于军事方面已告一段落,因是决意解甲归来,商务即畀以干事一席,专为馆方任酬应交际事宜。茬苒至今,垂二十年矣!
  交际生活的廾始,使我有机会去接触一切的人物,在我自己方面确得无限的裨益。画家徐悲鸿周逸农陈彬和诸先生和我曾过着困苦的生活,使我增加了对友谊的尊敬,刘仁航卫中转士太虛法师之大同和平思想,确定了我对社会改革的观念;谢鸿赍姬佛陀先生对我智慧的启发,江学殊陈咏声钱用和三女士之箴言,尤惜阴居士及刘士木先生之鼓励,姚明晖王儒堂梁任公之修身学道等等,都在我思想生活上建立了好的基础,及其他豪贤之士的嘉言懿行,在在使我永不能忘。
  数年前,商务总馆以我服役多年,颇著劳绩,商请我做某处分行的经理,但是我觉得该职于自己素愿不合,因此固辞不就。后当局又拟加我薪水,我觉得自己生活简单,亦无需这样,因是也不接受。然而我的不答应,是附有条件的,便是将应加给我的钱,来加给那些薪少而工作勤敏的小同事们。
  我在社会交际场中越久,便越觉得人与人之间,许多不幸事的发生,皆由于人们过于自私自利,因是起了无限的纷争。我痛心于这些,故而我便尽力来改革这样的弊端,以期收心理建设成功之效。
  二十年来,虽自愧才力有限,但敢说无日不在努力帮助别人,对于社会公共团体之发起创立,自问也颇尽力。
  (编者按:黄君创办之社团,计有:中华武术会,广智流动图书馆,启民新剧社,育美音乐会,平民夜校,上海艺术师范,沪江女体师,沪北塾师讲习所等,至为公益而发起之社教团体,其荥荥大者有新闻学会,图书馆协会,健康学会,全国武术运动会,效能研究会,通信图书馆,群益家庭书库,惠西平民阅书报社,儿童图书馆,中华市政学会,村治学会,坤化学会,民众教育促进会,西北文化协会,南华电信社,华侨教育协会,华侨团体联合会,东方文化研究院,海外职业介绍部,盲哑学校等,不胜枚举,在各文化教育慈善团体之悠久者,如惜阴公会,青年会,社交堂,万国义勇队,友声旅行团,教育改进社,职业教育社,道路建设会,水利协会,体育场联合会,分工合作社,卫生会,拒毒会,妇女节制会,慈幼会,青年友社,摄影通信社等团体任董事,委员,干事等要职。)
  至于对个人朋友所尽之帮忙,更不惜解衣推食。年来都蒙四海的人士们,交相赞许,其实我觉得人与人之间都该互相扶助,故二十年来本着这个宗旨而行,聊尽自己应尽的义务而已。
  我上面说过,交际家为社会人士所怀疑,就因为他利用交际的手段去图谋别种的目的。可是我在交际场中,要说获到了某种自私自利的欲望,真是完全没有。我每个月的进款,差不多有百分之七十是拿去帮忙别人。父丧几至不能尽礼,蒙李拔可王仙华二经理,提请公司赙赠百金,盖深知余不事储蓄,所得尽作酬酢之资。许多人从南洋或各远省的来求我,我总愿意竭力替他设法。现在由我介绍职业的人们,无论欧美各国,南洋或中国内地各省,处处都有。有为饥寒交迫,衣食不继,或是流落异乡,无可为生的,我总喜欢去和他尽一点义务,倘若我没有钱,我便替他向别处设法,无不尽我的力。
  我帮助别人,只是出于一点至诚的心,并不希望人家的酬报。至于我要扶助的人,我更不分畛域,无论是老小贫贱,男女各界,甚至如沦落上海的白俄,热心复国运动的高丽人,我也一视同仁。一切的人物,在我眼中都是一样。
  我所交游的人,学界方面,自著名学者以至小学生,政界方面,自中央要人而至地方小机关职员。工商界方面:由著名大商店大工厂的总理而至小工学徒等,无不乐与为友。因为我并无另外自私的企图,所以我并没有只想交给达官富豪,及名流学者,而对于平常的人们便不屑交游的念头。我自己可以说是相识满天下,所以有人称我做交际大王,也有人说我是交际博士,而且也有人叫我做交际花。交际大家和交际博士还不要紧,只是交际花这个名号,便令许多知而不详的人竞误会以为我是个女性。曾经有一个时期,许多人写信来给我,信面上写着“黄心女士(心是我常用的别号)”的字眼。而且竟有许多多情的男子写着缠绵动人的情书来给我。到后来我没法可想,只得在某报登了一段启事:
关于性的声明
  心确系昂藏六尺须眉男子,而远近同道中,邮件纷投,竟有书“心女士”者!翰墨姻缘,固不必拘于性别。窃恐多情之士,遗恨将来,故不得不有此郑重之声明,惟爱我者谅之。
  启事登出后,误会的人才渐渐地明白起来,“心女士”的字眼才渐渐地少见。这可算是我交际历程中的一段趣话。
  我认识的女朋友也非常多,我对于女性解放的运动,也常常竭力。总之我的力量,除了那些不工厂当不道德和有妨碍公益的之外,无论男女老幼,我都愿为出力。我不喜欢替一切毫无实际的人捧场,但是倘若我遇到了那些有真实本领而不为人所知的,无论他怎样地穷苦,我都愿意帮助他,并且努力替他宣传,把他举在众人的面前,使人人对他认识。
  平常社会人士的心理,听到一个女交际家的名,心里自然要想像到她一定是迷惑了许多男子;如果听到一个男交际家的名,就会想到他一定有许多艳福。我在交际场中奔走了二十年了,和我相隔得远的人们,总以为我必定已有一个美而艳的娇妻,早已大享其温柔乡里的清福。可是我不特没有美艳的妻子,却连一个平庸的妻子也还没有。我从来交际,都是光明正大地,并无存丝毫不良的念头,藉自己的交际手腕来骗取任何一个女子的爱情。虽然曾经许多女性们不以我谫陋为可鄙,交谊之中,间搀以儿女之情,愿为我终身的襄助者,但都给我婉言谢绝了。我不是不要结婚,我不是独身主义的提倡者,不过我觉得结婚的事情系于一生,是非常重要,所以不愿出于孟浪,免贻终身之悔,因此这个问题当搁在一旁。可是交际场中,经我的介绍,由做朋友而结为夫妇的,却不下数百人,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可为我咏了。
  我有三个交际信条,是自己常常遵守着的,就是一,慎言语;二,守信用;三,戒嗜欲。我虽然在交际场中多年,却不曾到过妓馆。许多不知我素性的人请我到妓院馆里宴会的,必遭我的拒绝,因为我恐防在这些地方染了恶习,所以总是裹足不前。在酒筵茶会之间,我甚至连香烟也不曾吃过一枝,亦无酒的嗜好。别人总以为交际要能吸烟善酒方为合格,而我却对此恰恰相反,我自问也没有什么特殊交际的手腕,不过自己常存墨子兼爱之念,喜欢扶助他人,处事和平而已。前甘肃马教育厅长曾说我有三不主义:即一,不自私自利;二,不骄傲欺骗待人;三,不积财物以遗后裔,堪作交际家之模范。马君虽然未免推奖过甚,而我惟有时时刻刻自勉,俾不至有失检的地方。
  我虽以交际为业,但我的理想,并不是单纯交际而已。我希望从交际的途径,来促进人类的和平。刘仁航博士的坤村主义,最为我所崇拜。我并望我们在中国能实现一和平之新村,其中大公无私,一切以互相亲爱互相扶助为宗旨,以新道德为标准,由小组的发展而及于社会,而及于全人类,以进大同。
  现在我自奉很俭。实在我也无须多量的钱财。我父亲在我投入商务以前便在约翰大学圣玛利亚女校掌国学十多年,兼充时事新报记者。直至民国八年逝世。我的两个弟弟都各自有了家室能够自立。因此现在我家里只我和母亲两个人。我的母亲今年六十三岁了,可是她的身体非常强健。家中各事,都亲自料理。我自己也不喜欢讲究衣物。现在我穿的一双布鞋,还是我的母亲替我做的。我那价钱并不贵的夏布长衫也还是我的朋友送给我的。所以我自己实不需要多量的钱。无论到什么地方,常出我意外地得朋友爱顾,精神上的酬报,实在是无价之宝。
  现在我还在壮年时代,努力的时候尚多,我愿社会一般人士都明白了解我,帮助我努力于和平的事业,奸把这黑暗的社会澄清,实现我们幸福的国土。
(《良友》第50期)
(据《1926—1945良友人物》,程德培、郜元宝、杨扬编,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
  
ID:1443 发布人: zxf 点击:
【关闭窗口】
出版学术网版权声明
一、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本站保留对未注明本站出处的媒体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二、本站转载的文章,均已注明原出处,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妥之处,敬请指出。
三、本站本着非营利、有益学习和研究的目的,向本站会员免费提供部分电子图书(PDF版)。如有著作权人或出版方提出异议,本站将立即删除,并将该异议通告全体会员,亦请下载的会员承担不予传播和马上删除的义务。
四、本站论坛中会员所发表的帖子、访问者对文章的评论,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由作者本人负责其引起的后果及影响,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 2004 出版学术网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技术支持: [email protected]
【您是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