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学术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 
  出版学术网图说书史 → 正文

新月书店
(2006-1-11 14:16:20)
出版与近代文明

  王建辉著 河南大学出版社  2006.4
  《出版与近代文明》是作者的近代出版史论专著。本书既有学术大视野下的宏观研究,也有近代出版史的微观研究。
  河南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营销部
  联系电话:0378-2825001

 
  新月书店的出版标记自有特色,在一个矩形的图案中,仅用黑白两色,图案中央绘有一钩白色新月。在其两侧,把一“新”字拆分为左右,似月边飘浮的云彩,也似两个站立着的“人”,各伸出一手,扶着新月,左右各手又像是“月”字中的两横。“新”字上的一点,设计为一颗星星,俨然成了夜空中星月共存的美景。
  这一出版标记,在新月书店的出版物封底正中都能看到。至于是谁设计的,现在已很难确定。不过,在新月书店的同人中,有两位是美术科班出身,一个是闻一多,另一个是邵洵美,闻和邵都曾为新月书店出版的不少书籍画过封面,他们是否参与了设计新月书店的出版标记,没有佐证,只好作合理推测,不足为凭。“新月”除了这一出版标记外,另外好像还有一个。笔者藏有的1928年10月再版的徐志摩的《自剖》,封底正中印有一枚绿色的方形出版标记,看似印章,正中有一人,似男似女,手捧印章,内文为“新月”。这使人联想到闻一多是擅长篆刻的,是否可推断,这一印章式的出版标记是由闻先生所设计?
 
 
  反正,只要看到这些出版标记,对新月书店熟悉或不熟悉的读者,都会想起书店之名“新月”的来历,以及带有“新月”桂冠的所有一切……
  只要讲到新月书店,必然要提及早期的“新月社”,提到了“新月社”,也便引出了“新月派”和“新月诗派”。有意思的是,从社到派,却一直以“新月”冠名,著称于世。据说,“新月社”取名“新月”,是套用了印度诗人泰戈尔的《新月集》,也蕴含着“新月必圆”的意思,寄托着良好的祈愿。“新月社”在1925年以前,一直是一个以戏剧活动为主的文学团体,待结成群体,渐渐形成“新月诗派”,对新诗的形式美和格律化开始进行研究与实践,那已是1926年以后的事情了。其间,闻一多曾发表过著名的新诗歌的理论《诗的格律》,从此为“新月诗派”诗歌理论奠定了基础,功劳可谓大矣!而此时,徐志摩的功劳主要是体现在组织事务与创作的影响上,1925年出版的《志摩的诗》,便是这种影响的输入与试验的结果。这本《志摩的诗》,在这之前曾由中华书局代印过一册线装本。
  1927年6月,这批留美的同学,在上海办了一家书店,取名为“新月书店”,据说先是设在法租界的麦尔赛蒂罗路(今兴安路)159号。后移到望平街(今山东中路)16l号,接着再迁至福州路的中和里一间坐北朝南的门面。据说,这家书店开张时是以股份公司性质组建的,资金并不多。胡适还担任过董事长,余上沅和邵洵美都当过书店的经理。
  新月书店除了出版文学艺术的单行本外,还出版了一本著名的文艺性月刊《新月》,那是在书店开办后的半年。在《新月》月刊的封底也印有“新月”的标记。这本杂志从1928年3月创刊,前后发行了第4卷第43期,到1933年6月终刊,延续的生命也只有五年。一本杂志,随着主编者的变更,背负着那枚“新月”的出版标记,就此弯弯扭扭地走完了一生,但不管怎样,仍有其功劳,为后世留下了不少珍贵史料。
  “新月”的“主心骨”徐志摩因飞机失事后,新月书店不久也便停办了,到1933年索性盘给了“书业老大”商务印书馆,从此“连根拔起”,连同“新月派”和“新月”的出版标记统统消失。时人作何感想,不知。但即便是今人,看到这一切,也会莫名其妙地生出点惆怅来。
ID:1325 发布人: zxf 点击:
【关闭窗口】
出版学术网版权声明
一、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本站保留对未注明本站出处的媒体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二、本站转载的文章,均已注明原出处,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妥之处,敬请指出。
三、本站本着非营利、有益学习和研究的目的,向本站会员免费提供部分电子图书(PDF版)。如有著作权人或出版方提出异议,本站将立即删除,并将该异议通告全体会员,亦请下载的会员承担不予传播和马上删除的义务。
四、本站论坛中会员所发表的帖子、访问者对文章的评论,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由作者本人负责其引起的后果及影响,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 2004 出版学术网     技术支持: [email protected]
【您是第位访客】 客服QQ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