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学术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 
  出版学术网文章辑览 → 正文

胡适与王云五
(2007-3-27 15:15:53)
出版与近代文明

  王建辉著 河南大学出版社  2006.4
  《出版与近代文明》是作者的近代出版史论专著。本书既有学术大视野下的宏观研究,也有近代出版史的微观研究。
  河南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营销部
  联系电话:0378-2825001

罗尔纲
  1931年夏一个星期天的午餐后,汪原放来在北平。胡适和我们谈他推荐王云五入商务印书馆以自代事。胡适说王云五在孙中山做临时大总统时,曾当过部长。当时王云五正在商务印书馆附近为一个小规模的公民书局主编公民丛书,他立志要打倒那时候全国最大的出版机关商务印书馆。
  那时是1921年。这年4月,商务印书馆编辑主任高梦旦来北京,屡次来劝胡适辞去北京大学教授,到商务印书馆去办编辑部。因为近年时势所趋,他觉得不胜任,故要胡适去代他的位置,说:“我们那边缺乏一个眼睛,我们盼望你来做我们的眼睛。”高梦旦的话,使胡适深受感动,答应夏天到上海商务印书馆去住一两个月,看看里面的工作,并且看看自己配不配受高梦旦的付托。7月16日他到上海去,在上海住了45天,天天到商务印书馆编译所去。高梦旦每天把编译所各部分的工作指示给他看,把所中同事介绍和他谈话,他研究结果,深切认识到自己的性情和训练都不配做这件工作,辞谢了高梦旦。高梦旦问胡适有谁可任这事。胡适推荐了王云五可胜任此职。高梦旦自命为随时留意人才的,竟不曾听过这个名字。但他是很信仰胡适的,就请王云五继他的任。
  王云五(1888—1979年)是胡适的老师。胡适在(《四十自述》里说:“我在中国公学两年,受姚康侯和王云五两先生的影响很大,他们都最注重文法上的分析,所以我那时虽不大能说英国话,却喜欢分析文法的结构,尤其喜欢拿中国文法来做比较。”1910年2月,王云五荐胡适到华童公学教国文,胡适在日记里说:“事成始见告,其意至可感念也。”[1]当时王云五看见胡适处在“藏垢纳污”的环境,“力劝迁居”。[2]又劝他以课余时间多译小说,限日译千字,则每月可得五六十元,且可以增进学识。[3]那时候,胡适结识了一班浪漫的朋友,跟着他们堕落了。从打牌到喝酒,从喝酒又到叫局,从叫局到花酒,不到两个月都学会了。[4]他们天天在昏天黑地里胡混,有时整天的打牌,有时连日的大醉。有一个晚上,他们在一家“堂子”里吃酒,喝的不少了,出来又到一家去“打茶围”,胡适已喝得大醉,出门上车后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已关在巡捕房里。他被开堂审问,罚了五元,放了出来。回到家中,在镜子里看见脸上的伤痕,和浑身的泥湿,他忍不住叹一口气,想起“天生我材必有用”的诗句,心里百分懊悔,觉得对不住他的慈母,他懊悔了,觉悟了!当天在床上就写信辞去了华童公学的职务,因为他觉得他的行为玷辱了那间学校的名誉。
  那一年(庚戌,1910年)是考试留美赔款官费的第二年。他决定关起门来预备去应考试。[5]王云五又“特意为他补习了三个月大代数和解析几何”[6]。王云五就是如此地爱护胡适。论者称:“如果当时不是王云五等人的竭诚规劝,大力帮助,使之悬崖勒马,迷途知返,选择了出国留学的道路,那么,其结果将是不堪设想!就这点说胡适视王云五为恩师是理所当然的。难怪胡适成为饮誉寰宇的学者之后,仍然对他毕恭毕敬,铭感不已。”[7]这个评论,是确当的。
  王云五到了1930年担任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他在要实行“科学管理法”时,遭到多方面反对,胡适这时立刻去信劝慰他并为他建议对策说:
  云五先生:
  今天见报纸所载,知前日我的戏言大有成为事实之势,你竟成了“社会之公敌”,阔哉!阔哉!
  我很盼望你不要因此趋向固执的态度。凡改革之际,总有阻力,似可用“满天讨价,就地还钱”之法,充分与大众商量,得一寸便是一寸的进步,得一尺便是一尺的进步,及其信用已著,威权已立,改革自然顺利。这个国家是个最individualistic[个人主义的]的国家,渐进则易收功,急进则多阻力;商量之法似迂缓而实最快捷,似不妨暂时迁就也。
适之 廿、一、21[8]
  据王云五的知己徐有守在《王云五先生与中国出版事业》中说:1931年当有人竭力反对实施科学管理时,“王云五先生恪于情势,乃将计划化整为零,分项逐一实施”,他“常极能盱衡各方不同之需要,而作成兼筹并顾及允执厥中之决定”。显然这是王云五改变其“趋向固执的态度”而采取胡适所提出的渐进、迂缓的做法,终于有计划有步骤地实行了科学管理,使商务印书馆成为全国出版界的巨擘。其出版规模之大,数量之多,销售之广,不仅国内同行所望尘莫及,也堪与世界出版巨商媲美。从此,“日出一书”的商务印书馆与王云五的声誉,与日俱增。
  50年代,胡适寄居美国,他回台湾任中央研究院长即由王云五的力劝。王云五(《访美日记》1957年11月19日记道:
  下午三时赴适之寓所长谈,至五时半始离去。适之因余对台湾情形认识较真切,殷殷以其行止相询,余略有建议,均承接受。先复电,暂以李济之代理(中央研究院长),得复允,再派杨树人为总干事,至其本人则于检验身体,并促劝留美院士若干人同返台,然后回台接任,并即召开院士会议。
  因为当时台湾存在着一股“反胡”的势力,如果不是王云五的力劝,胡适是不愿回来这个纷扰的孤岛的。这可见胡适对王云五的信赖与尊重。
  1962年胡适逝世后不久,王云五在(《自撰年谱初稿》)中,写下了一段哀悼:
  适之与我由学生而至交,与朱经农之与我相若。适之名满天下,学生亦名满天下,而数十年来,迄于逝世前一星期,无论口头或书面,无不称呼我为老师。在我的生涯中,最大部分消磨于商务书馆之任务,然推荐我商务书馆当局者实为适之。适之于四十七年自美返台以后,其言论行动辄与我商量,亦多受我的影响,即其回国就中央研究院长职务,亦由于我的力劝。因此,彼此间之关系实甚深切。其致我最后一函系本年二月十七日所写,其中尚有询我何时有暇,想过来一谈,不料遽尔永诀,哲人其萎,至堪痛惜!
  到1979年王云五以92岁高龄逝世后,后人在《王云五先生墓志铭》上,也深深地铭刻着他与胡适的关系道:
  民国十年先生经其中国学生胡适之推荐出任商务印书馆编译所长,自是与商务结不解缘,自壮至死,凡四十年心血尽注商务。[9]
  胡适与王云五生死不渝的师生关系,在上面两段文献中都概括了。
  
(据《师门五年记·胡适琐记》,罗尔纲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6年11月北京第2版)
  
  注释:
  [1]《藏晖室日记》庚戌(1910年)第一册,正月初三日,见中华书局出版《胡适的日记》上第10页。
  [2]《藏晖室日记》己酉(1910年)第五册,12月14日,同上书第1页。
  [3]《藏晖室日记》庚戌第一册,见同上书第13页。
  [4]胡适《四十自述》。
  [5]据胡适《四十自述》。
  [6]据杨亮功《胡适与中国公学》。
  [7]黄艾仁《殊途同归话心迹——王云五与胡适的师生关系》的评论,见所著《胡适与中国名人》。
  [8]见中华书局出版的《胡适来往书信选》中册,第41页。
  [9]本文写成多年,1993年12月得读黄艾仁同志著Ⅸ胡适与中国名人》中《殊途同归话心迹——王云五与胡适的师生关系》一文,加以补充,特此致谢!
  
ID:2179 发布人: zxf 点击:
【关闭窗口】
出版学术网版权声明
一、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本站保留对未注明本站出处的媒体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二、本站转载的文章,均已注明原出处,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妥之处,敬请指出。
三、本站本着非营利、有益学习和研究的目的,向本站会员免费提供部分电子图书(PDF版)。如有著作权人或出版方提出异议,本站将立即删除,并将该异议通告全体会员,亦请下载的会员承担不予传播和马上删除的义务。
四、本站论坛中会员所发表的帖子、访问者对文章的评论,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由作者本人负责其引起的后果及影响,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 2004 出版学术网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技术支持: [email protected]
【您是第位访客】